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66)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08 点击数:1274次 字数:

秋旖沫在高尔夫球场那站下了车。下车后很快便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公用电话亭,并顺利拨通了阿玲留给她的手机号。

“你已经过来了?我知道你这个电话亭的位置,我刚好出门一会,就在你对面超市呢。你就站在原地别动啊,我马上过去接你。”阿玲在电话那头兴奋地说。

秋旖沫挂断电话,站在原地朝着对面不远处的那个超市张望,一会看见对面有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女子似乎踌躇着朝她这边望了一下,然后笑着快步走了过来。秋旖沫起初有些疑惑,待那女子走近时才确定那就是阿玲。

“阿玲,你怎么染头发了,都差点认不出来了!”秋旖沫笑道。

“从头开始嘛!”阿玲笑着说,“刚在对面看见你的时候,我也犹豫了一下不敢认你呢!你换了套新衣服,显得精神又漂亮多了!”

秋旖沫于是也笑了起来。

“这身衣服真合身,是以前常看你的那个男孩买的?”

“不是,”秋旖沫知道阿玲是指侯佳明,忙摇头纠正,“我堂哥买的。”

“明天我也带你去做过一个头发,那样你会更谨慎更漂亮。走,我先带你到附近随便转转吧!”

阿玲带着秋旖沫边走边随意闲聊着。喜欢逛街看服饰几乎是所有女子的通病,她们走过街边一家家服装专卖店,从一家店里出来,又一头扎进另一家。沿街夹杂着好些家小吃店,但凡走到一处小吃店,阿玲便驻足停下来,觉得什么好吃的都一并买上一点给秋旖沫来尝。

秋旖沫跟着一路品尝了好些叫不上名的小吃。因为不停地在咀嚼着食物,她感觉都快腾不出嘴来跟阿玲说话了。当走到下一家小吃店,阿玲还要买零食时,秋旖沫忙止住她道:“吃了很多了,不要再买了,弄得我跟个小孩似的!”

“你难得来,我要好好款待你。再说了,你还二十岁不到,不像小孩子,也像个小妹妹。”

秋旖沫听着这些话感到很温暖很欣慰,郁郁的心情似乎晴朗了许多。随后秋旖沫买了些东西跟着阿玲来到她的租屋。阿玲的男友阿翔恰好在家,他对秋旖沫很客气,一副彬彬有礼又老实本分的样子,至少全然不似那些眼神总是色眯眯的、见到女人就想着要进一步发生性关系的男人。秋旖沫为阿玲找了位这么好男友感到由衷高兴。

呆在观澜的次日晚,阿玲带着秋旖沫在附近理发店做过了个发型。头发略剪短了一些,并染成了酒红色。当理发师傅打理完发型,站到镜前来的时候,秋旖沫觉得几乎快认不出自己来了。可不知怎么,她的脑海里忽然竟又掠过在蓬莱宫夜总会时头一次化上妆,换上程村凌给自己穿的那套鲜亮衣裙时的场景。她想起那个时候她也几乎认不出镜中的自己。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不觉掠过一丝难言的凄楚。旋即,她的思绪又回到眼前来。她对自己的新发型感到满意,对镜中那个在阿玲陪伴下心情渐渐明朗起来的全新的自己感到满意。过去的就让它永远过去吧,她想着自己要从头开始新的生活了。

这几天晚上秋旖沫都是跟着阿玲睡一床,阿玲的男友被阿玲赶去客厅睡沙发。秋旖沫在阿玲家的这几个晚上都是彼此闲聊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谈起对未来的打算时,阿玲说:“现在暂时还没有找工作的打算,阿翔让我在家静心修养一段时间,也许要等过完年再考虑出来工作的事了,过年回老家我们可能会把婚事先办了。也许以后回到深圳来,也许就留在老家也说不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秋旖沫本还暗想着能有机会和阿玲一块待在深圳重新找过份工作,听阿玲这么打算,自己对于回家的诸多顾忌暂时也只能搁下了。

呆在阿玲家的最后一个晚上,秋旖沫给在广州的堂哥秋以洋打去了一个电话,问他是从广州那边还是从深圳这边坐火车回老家。秋以洋怕她一人回广州不安全,在电话那头说:“你明早还是先去侯佳明那等我吧,待会我给侯佳明打电话说下,明天上午我去侯佳明那和你碰头,下午我们再买票一块回家。”

秋旖沫不想去见侯佳明,但也只有听从堂哥安排,次日一早起来便向阿玲辞行。临别前,秋旖沫给了阿玲高安老家的电话。当然她给的只是秋家村里梅妈家商店的那个公用电话号码。秋旖沫让阿玲有空就联系自己。阿玲笑着答应,然后把秋旖沫送上去坪山的公交车。秋旖沫的内心里又充满了依依惜别的情绪,不知这次离别以后,还能否有机会再见到阿玲了。

早晨从观澜开往坪山的公交车很快,下车后,秋旖沫没有给侯佳明打电话,她估计堂哥已打电话跟侯佳明说过了,而况侯佳明这会正在上班,她准备就在他厂门口等着。

还未走到厂门口,秋旖沫却惊讶地发现侯佳明就站在保卫亭那里,跟先前与自己打过招呼的那个保安闲聊着什么。待秋旖沫走近些时,那保安朝他努努嘴,侯佳明于是转过身向秋旖沫走过来。

“怎么你不用上班吗?”秋旖沫在嘴角对他做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的姿势。

侯佳明见到发式焕然一新的秋旖沫,眼睛似乎睁大了。愣了好一会,他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来,说:“我怕你又像上次一样等我老半天。”

秋旖沫不说话。侯佳明道:“走吧。”

秋旖沫问:“现在去哪?”

“总不能一直站在这里。”侯佳明说。

侯佳明带着秋旖沫几乎将机械厂绕了半个圈,来到厂后面一家私人旅社。秋旖沫的心忽的便“咯噔”了一下。

“你到这里先休息一会吧。”登记完,侯佳明说。

侯佳明领着秋旖沫上楼,走进房间。那是间空调房。侯佳明一进去就把空调和电视都开了。秋旖沫暗想着侯佳明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来这里。

“你给我哥打过电话吗?他有没有动身?”秋旖沫说。不知为什么,这会她忽然特希望堂哥能快点赶过来。

“你来之前你哥和我已通过电话了,才动身一会,估计要到午饭时间才能到这里。”

秋旖沫缄默了好一会,说:“你今天是不是特意从厂里请假来陪我的?”

“是的。”侯佳明倒也不含糊。

秋旖沫不知道该怎样接话茬了。她对他特意请假来陪自己并未充满感动,这会她的内心是一种莫名地厌烦与隐忧。

“你先在这里呆着,我到楼下老板那里借两盘碟子过来看。”侯佳明说。

秋旖沫没有答话,看着侯佳明匆匆下楼去了。他爱看什么就看什么吧,反正她调了好几个频道也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节目。秋旖沫这会其实无意看什么电视,她一心只想着堂哥秋以洋能早点赶过来。并非为着急于回到那个阔别了近三年的远在高安的家,而不过是,她希望自己从侯佳明的视线里能早些消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6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