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七、水稻吨粮亩试验
发表时间:2019-03-11 点击数:897次 字数: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河口县领导把水桥公社主任、副主任和张大才一起叫到县里谈话,谈话内容是根据省里文件规定,张大才是全省杰出民政工作者,职务要提拔一级,因此,决定任命张大才为水桥公社副主任,原水桥公社副主任调到别的公社任副主任。调出的副主任后天就到新单位报到,请按规定及时与张大才搞好交接。张大才按姚乃珍局长要求,继续兼任水桥公社的民政员。问大家有什么意见,三个人都说没意见,张大才说了几句感谢组织上关心培养的客气话。

张大才等人回到水桥公社,公社主任立即召开会议,欢送原副主任荣调到新的工作单位,祝贺张大才担水桥公社副主任。然后就在公社的食堂里办了桌欢送酒和祝贺酒。

张大才庆幸他还兼着民政员,这使他好继续保持和姚乃珍的直线联系。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公社秘书给张大才买了一辆自行车,这是公社领导级官员才能享受的待遇。张大才骑着自行车,借下大队检查田间管理的机会,提前回到家里,和赵小翠一起,割了一些韭菜,摘了一些枷子辣椒,拿出一些鸡蛋和咸鸭蛋,早早地吃过晚饭,拎着一只大大的竹篮,背着一个包,把那些东西往自行车上一绑,骑着自行车就走了。

晚上七点,张大才赶到了姚乃珍家,姚乃珍、蒋至和他们的宝贝女儿刚吃过晚饭,一家人在听收音机。

张大才一进门,见没有外人,从包里拿出一双棕色男式皮鞋,说是上海生产的,是他特意给蒋县长买的;拿出一件藏青蓝的女式春秋衫,说是给姚局长买的;拿出一条花连衣裙,说是给姚乃珍的女儿买的。姚乃珍一高兴,就叫蒋至试皮鞋,叫女儿试连衣裙,她自己也试着春秋衫。三个人一试,皮鞋、春秋衫、裙子都很合适,而且颜色、式样都很新时。

姚乃珍夸张大才真会办事,并说省城就是省城,能买到好东西。蒋至说给钱给张大才。

张大才说:“那些东西不值几个钱,是小意思。哪谈得上什么钱不钱的。他这次深受蒋县长和姚局长厚爱,获得了先进,既升了官,又加了工资,还获得了省里的奖金。这不是让领导为我高兴高兴吗?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蒋至说:“老姚呀,大才获得了省政府的二百块钱奖金,我们县政府也应该给他奖励,你们民政局写个报告,县政府给他奖励一百块。明天就办。”

张大才给蒋至他们买的东西,花费了四十多块钱,马上蒋至就要奖励他一百块钱,这就叫吃小亏赚大便宜。要是不送,不仅不能尽人情,讨好不了上司,还得不到县政府的奖励呢?这真是人情、荣誉和金钱三丰收。

张大才起身欲走,蒋至叫他稍等。蒋至说:“大才呀,你现在是公社级的班子成员了,作为公社副主任你又是分管生产的,要更好地、更深刻地理解县政府的工作意图,要不断做出新的贡献,今年我们县要创造吨粮田,就是水稻亩产要达到或超过一吨,你们公社能不能努力一下,争取先走一步,搞个试点,在全县带个头。”

张大才说:“县长当面给我们布置任务,我们一定努力,争取不给县长丢脸!”

姚乃珍说:“老蒋呀,大才已经够先进的了,你不要给他压力过大。”

蒋至说:“人就是要压,不压怎么出成绩呀!”

张大才怕蒋至真的还要给他出怪题目,于是他借口还有别的事,就赶快告辞了。

张大才骑着自行车往家赶,路上他想着蒋至的话,认为蒋至是胡扯蛋,凭现在的实际农业生产能力,凭现有的种子水平,水稻产量怎么可能达到一吨一亩呢?简直是逼着母鸡下鹅蛋。但他知道,要是不完成蒋至交给的任务,他的所谓先进就要打折扣。他无奈地摇摇头。

张大才回到水桥以后,一直想着蒋至给他布置的吨粮田的任务,他就找李天明商量,叫李天明帮着想想办法。

李天明说:“实事求是地说,现在的早稻和中稻亩产能达到八百斤,就是特大丰产。晚稻中的粳稻潜力要大一些,经过强化管理和合理施肥,有可能达到一千斤一亩。任何品种的水稻要达到一吨一亩,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张大才忧郁地说:“不达到不行呀,到时候我怎么向蒋至交皮呢?”

李天明说:“蒋至不懂种田,是官僚主义,是明目张胆地刮浮夸风。”

张大才沉默了,过了许久,他说:“现在到处刮浮夸风,上面叫你刮,你不刮能行吗?你的饭碗能保得住吗?”

李天明说:“当差保不住饭碗,回家种田还不行吗?”

张大才说:“老大,你说得是,但能做得到吗?谁都说当官好,吃皇粮,谁愿回家拿铁锹呀?”

李天明说:“我不跟那些泡货一般见识,即使不愿回家拿铁锹,不想进步还不行吗?”

张大才说:“既然入了江湖,谁不想混出个人样来。什么叫见识,什么不叫见识,从何说起呀!”

李天明沉默了,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好。

张大才与李天明没有商量出什么结果,他正心里难以安宁,公社主任拿着县政府的文件找他来了,文件的题目就是《关于创造水稻单产吨粮田的通知》,文件明确提出在水桥公社作搞试点,文件中说:头可断,血可流,不创造吨粮田誓不休!

公社主任问张大才:“张主任,你是管生产的,你说我们这个试点应该怎么办?”

张大才说:“亲爱的主任啊,我听你的,你是一把手,你说怎么办,我就拼着命怎么办!”

公社主任说:“事情不是哪一个人的,怎么能说听我的呢?事情要靠大家办。”

张大才说:“我们公社不是有个很革命的口号吗?一把手向前进,大家都跟着拼老命。你主任嘴一动,我就第一个跟着你去拼老命。谁叫你当初说我是你的好弟兄呢?现在兄有压力,弟还能装孬种吗?老兄你放心,我一不做,二不休,铁着心跟着你大干一场!”

张大才嘴上这么说,其实他心里明白水桥公社的试点是怎么来的。他知道这件事的难处和奥妙,他知道不能轻易表态,一定要把一把手挤到前头去,先让他受一番罪再说。

果然,第二天公社主任就召开会议,研究怎么落实县政府的指示。李天明作为技术人员也参加了会议。会上大家不置可否地发了一通言,李天明始终不说话,他对这种凭空妄想,不能苟同。

但是,公社主任说:“李天明,你怎么不说话,快说吧,不说不能过关,大家必需统一思想!”

李天明被点名了,公社主任非要他说不可。他想,难道只能违心地说假话,可土地不会说假话,它是跟人来真的。既然不发言混不过去,我只能根据土地来说话。于是,他说:“目前,从实际出发,把田种好,每亩水稻提高产量一两百斤(他已经是在吹牛了),是有可能的,但是要达到每亩一吨很难(他没敢说是妄想),我建议要实事求是。”

张大才脸上显得一阵紧张,李天明公然唱反调了。

公社主任听了李天明的发言,显得一脸不高兴。但是,瞬间满脸堆笑,说:“好,大家都表态了,总之大多数人都很积极,能与上级保持一致。发言就到此结束。我们一定要在今天统一思想的基础上,下定决心,把水稻吨粮田试点搞好,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今天,大家的认识很好,但也有个别人存在模糊认识。怎么办?那就抓紧提高认识,再不提高,坚持落后的看法,当绊脚石,那就就坚决把他搬开,那就毫不手软地给予狠狠的打击,谁也不准唱反调。这项工作,从现在起,有大才主任主抓。”

张大才一听头都大了,这样吹牛皮,放炸弹的事,从何抓起,要抓,也等于是抓西北风。他想推脱,于是他说:“还是一把手亲自抓好,我可能在能力、经验方面都不能适应,不要耽误了大事。作为副手,我责无旁贷地要尽全力,毫不含糊地配合好一把手,百分之一百二十地当好助手。”

公社主任比谁都明白,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出力无结果的事,谁个他妈的有那个本事,让一亩地产一吨粮?他说:“大才主任,就这么定了,我们不要互相谦让了,你就带着大家努力干吧。我作为一把手,当然要冲在前面干。好,散会。”

过了两天,县农业局局长带着一班人来到了水桥公社,找公社主任和张大才研究怎么搞好水稻亩产吨粮田的试点,他屁股一落下就哇哩哇啦地说:“我是带着蒋县长的尚方宝剑来的,就是说水桥的水稻亩产吨粮试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是关系到河口县粮食生产放卫星的大问题,这是立场问题,路线问题,大是大非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我觉得蒋县长的想法和决定是正确的,我们实现不了,那就只能说我们觉悟不高,工作不力,不想干。只要想干,真干,就一定能干好。我们死都不怕,还能怕粮食吗?啊……啊……谁怕粮食,那是什么人啊!那不是畜牲吗?畜牲也喜欢粮食,比如猪就喜欢吃稻子。我说得很明白了,很明白了,就这么干,说这么干,也就,也就只能这么干,也就必须这么干,也就只能好好地这么干!”他说着站起来,振臂高呼:“痛下决心,一干到底,不获得亩产吨粮决不收兵,亩产吨粮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大才认真地听着,一个字不漏地记了下来。他心里在想,这是什么×农业局长,他懂农业吗?他懂水稻生产吗?他说的是人话吗?他拿猪打比仿,他不就是活猪吗?

大家呼吸紧张,谁也不说话,沉默,死一般地沉默着,连风也憋着气不敢动,会议室外的树梢挺得直直的,连弯也不敢弯。

农业局长看没人吱声,他就说:“先请水桥的一把手说说,你们安排了没有?”

公社主任说:“我们前两天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开了一个动员会,确定一把手亲自抓,分管负责人具体抓,我们班子按分工,由大才副主任出面带头狠狠地干。我们的决心是:不辜负县政府的信任,蜕几层皮,掉几斤肉,拼死拼活拿下每亩一吨粮。亩产吨粮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大才把公社主任的话也完完整整地记了下来。

农业局长冲着公社主任说:“好,好,有这种精神就好,这就等于实现一半了嘛!”他又转向张大才说,“由大才主任具体抓这件事好,省级杰出人物,一定能抓好。大才主任,你说说吧!”

张大才说:“刚才前面两位领导慷慨激昂的讲话,站得高,看得远,原则、目标都说得很清楚。我建议下面研究一些具体的,比如点定在哪里,试点确定多少亩,采取什么措施?还有县里应该给我们一点什么政策支持。”

农业局长一听不高兴了,说:“大才,我们不讲具体的,只讲决心,只讲态度。”

张大才说:“不讲具体的不行啊,粮食本来就是汗珠子,一分耕耘才有一份收获呀!”

农业局长说:“大才呀,你思想右倾,你刚刚获得省里的先进不久,怎么思想就滑坡啦?这样的大事,指望你抓,像你这种精神状态怎么抓呀?我看你早晚要被打倒!”

张大才一拍桌子,站起来,把全场人吓得一跳。参加会的李天明也吓得一跳,他的脸色都变了,深怕张大才闯下杀身之祸。

只听张大才说:“我本来就没什么×本事抓,谁想抓谁抓去。吹牛皮谁不会,不要用革命的手段把别人往枪口上推。要实现亩产吨粮,不扎实苦干就行啦?吃饭还要用筷子往嘴里扒。县里不支持,我们没办法干,农业局的态度要是真好,就应该给我们一些化肥、农药,没这些物资保证能行吗?你们真不给,我们就给县政府说农业局不支持亩产吨粮试点,我们没子弹就打不死雀子。我不会说空话,什么×粮食万万岁,我不会喊,只要是人都懂,粮食怎么能万万岁,粮食最多只能保存三年,还万万岁呐!那不烂啦!打倒我算什么,不就一个小萝卜头子吗?本来我有个细致的打算,今天见鬼了,我不说了。你们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

张大才一顿臭骂以后,许多人都看着他,都在想,怪不得他能把工作干好,原来他胆子这么大啊!在场的人多数人显得对他很尊敬。农业局长和公社主任都底下了头。

公社主任看着这样僵持下去也不好,就和稀泥说:“大才主任说得也有道理,就是有点激动,为了工作,出现争论也正常,我们还是请农业局长往下说吧!”

农业局长看公社主任是给他搭梯子,同时他心里也明白,所谓亩产吨粮,张大才不抓没人能抓,抓不好,他作为农业局长在县政府也交不了差,到时候打倒的不一定是张大才,很可能是他。他就顺着梯子下台阶,说:“我收回我对大才主任说的话,我是开玩笑的,大才主任误会了,我们还是工作为重,工作为重。大才主任,下面就请你说说你的打算吧!”

李天明一颗悬着的心算是落地了,他想:我的大才兄弟真够种,这官场混事原来是个欺软怕硬的勾当。

张大才也不义气用事,他说:“我有些激动过头了,但绝不是针对任何人,今后的工作还请农业局多支持。我们对试点的打算是:一、选好点,点就定在公社农场的小滩圩,一共十点三亩。二、茬口安排,为单季晚稻。三、品种选择,为矮化粳稻。四、措施方面的考虑,措施之一:实行责任到单位,责任单位为公社农场。措施之二:实行技术包干,责任单位为公社农技站。措施之三:实行靠前领导,主要是公社分管领导与农场绑到一起干。措施之四:加强田间管理,适时中耕,强化防病灭虫,搞好清沟沥水,多施肥,特别是多施人畜粪。五、几点要求:其一,请求县政府和县农业局加强对试点的领导、指导,以及批评指正。其二,请求县农业局下拨化肥两吨,农药一百斤,拨款一万元。其三,县下拨的一切钱物,由公社分管领导统一安排使用。六、以上安排如无不妥,请以县农业局文件正式行文。我的发言完毕。”

张大才一说完,农业局长说:“大才主任的发言很完整,很积极,很精彩,我完全同意。我强调,县里加强领导没问题,化肥、农药、钞票都没问题,如数地给。县农业局发文也没问题,明天就发。大才主任,就看你能不能稳拿胜利的成果了,我相信只要有大才主任这样的决心和才能,不胜利也能胜利!”

公社主任说:“我同意,我完全同意以上两个领导的意见。我们开了一个团结的会,胜利的会,我们一定能按会议精神搞好试点,请人民放心,请县政府放心。时间不早了,我们就请大家一起去米西,米西,喝酒的干活。”

吃过饭,李天明来到张大才办公室,他说:“老三,小滩圩是三十多亩,不是十点三亩啊!”

张大才说:“我知道,是三十点八亩,但那是开荒地,不在土地大册子上,连农场场长也不知道具体数字,他们每年就是按十点三亩上报粮食总产的,所以我就说它十点三亩,一点也不错。这种试验一是胡扯,而是胡鬼,在现在的条件下谁能把一亩田种出一吨水稻来,是放他妈的屁,都是混蛋。你不干又要丢饭碗,谁有力气跟那些杂种硬顶着对抗呀?就跟着胡呗,只要能胡得过去就行,三十点八亩说成十点三亩,这事你不要管了,我来对付。”

李天明说:“我是为你担心,出了事怎么办?”

张大才说:“不会出事,我出事,也就是他们也要跟着出事,到时候我说完成了,他们肯定跟着我大叫胜利了。他们要功劳,要往脸上贴金,要往屁股上抹粉,我就用狗屎大胆地往他们脸上和屁股上糊呗。”

李天明仍然忧心忡忡,说:“能糊得了吗?”

张大才说:“你帮我一把,掌握好病虫害,指导好合理用肥,把苗情和形象搞好,只要好看就行,多数当官的对农业生产都是二百五,不知道斤两。”

李天明说:“我帮你一把没什么问题,但我们总不能弄虚作假呀!”

张大才说:“只能如此,就心照不宣吧,我的大哥!”

第二天公社农技站站长来找张大才,说他得了神经官能症,头脑惶惑,不能睡觉,要求调动工作。

张大才一听就笑了,心想,你个臭蝤子是被吨粮亩试验吓倒了,要逃跑,聪明,成全你吧!他说:“你想往哪里调呢?没哪个单位缺一把手啊!”

农技站站长战战兢兢地说:“不当一把手也行,能不能让我到卫生院去当副院长。”

张大才说:“我同意,你调走了,谁当站长呢?”

农技站站长说:“李天明能当站长。”

张大才说:“我也同意,你去找一把手吧,就说我都同意了。”

公社主任同意了农技站站长要求调动工作的请求,李天明当上了农技站站长。

九月份,张大才正为吨粮亩试点忙得不可开交,一天,他正在田头和李天明一起看水稻的长势,那长势确实喜人,张大才想再补施一点化肥,李天明说不能再补了,补多了适得其反,会引起疯长的。张大才说李天明说得有道理。

二人正要离开田头,杨修水笑呵呵地来了。

张大才、李天明见了杨修水高兴得不得了,张大才开玩笑说:“二哥,捡到老婆啦?这么高兴!”

杨修水脸上一红,急急巴巴地说:“真的,我……我真的捡到了一个老婆,昨天孤儿院的金院长把孤儿院的陈小阳介绍给我做老婆了。再过十天,九月十八我们就结婚,我特意来请你们喝喜酒。”

李天明说:“恭喜,恭喜老二呀!这下好了,这就剩我一个光棍了!”

张大才对杨修水说:“二哥,我们一定按时去祝贺,你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吗?”

杨修水说:“亲戚们都在给我帮忙,用不着你们帮忙了,你们忙你们的大事,到时候参加喝喜酒就行了。我现在还要到老四家去通知。”

张大才说:“老四已毕业了,就在公社学校上班,你到公社学校去找他。”

九月十八那天,张大才和李天明、刘传能一起吃过杨修水的喜酒,第二天骑着自行车回到公社里,就接到了县政府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三天后县政府要在小滩圩召开水稻吨粮亩试点现场会,要张大才在会上汇报情况。张大才说开会没有问题,就是与会人员的吃喝招待有困难,因为水桥公社没有大食堂,也没有大饭店。打电话的人说,与会人员的吃喝招待水桥不用管,与会人员只是上午八点到水桥参观一个小时的现场,正式会议在县里开,伙食和交通车辆由县政府办公室统一安排。

开会的那天是阴天,张大才和水桥公社的头头脑脑,都早早地在小滩圩田头等候着来参观的人。田头彩旗招展,标语林立,最大的标语上写着“热烈欢迎蒋县长亲临指导”。上午八点,两辆大客车准时开到小滩圩附近,与会人员下了汽车浩浩荡荡地涌向小滩圩,张大才看到蒋至迈着大步走在最前面,县农业局长等前呼后拥。蒋至与站在前面的公社主任握过手,立即抓住张大才的手,高声说:“大才,好样的,搞得不错,搞得不错。看这气氛多热烈,精神面貌多好。只要精神面貌好,所以稻子都能长得好。大才呀,今年你又为全县的大好形势立了一功,而且是划时代的,是头功!”

是啊,稻子因为精心管理,肥料施得足,施得合理,长势确实喜人。现在稻穗已经抽齐,黄了半节,田里摆满了青黄相间的稻穗,放个鸡蛋上去也掉不下来。稻棵密密匝匝,长得没有缝隙,蛇头也钻不进去。还有二十来天就能开镰收割了,满圩一片丰收在望的喜人景象。参观者谁看了都激动,在场的人无不夸赞。

蒋至大声喊:“大家看了觉得怎么样?”

众人齐呼:“好――”

蒋至说:“这稻子基本定局了,丰收不是问题,吨粮亩可以说已经握在手心里了。大才啊,还是你牛皮大,交给你什么任务都能创造奇迹。等着我重重地奖赏你!”

蒋至正夸夸其谈,天下起了暴雨。众人赶快涌上了客车,回县城去开会。

会议第一项,就请水桥公社汇报试点情况,水桥公社主任抢着发了言,蒋至听后说:“不错,你说得不错,但大才可能说得更好。大才,你快说。”

张大才不想说,但他又不敢不说,他就把他当初的打算重复了一遍,当然加了很多蒋县长重视,蒋县长决定英明、领导有方之类的话。还说了一些以试点的实际行动,促进大好形势发展之类的大话、空话。

张大才一说完,蒋至就带头鼓掌,他马上就总结出三条:一、精神很重要,有什么精神就有什么成果。二、只要不信邪,想要实现吨粮亩,自然就能实现。三、上下一致,不胜利也能胜利。他每说一条,还要论述一通,哇啦哇啦地讲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他说:“水桥的成果大家看到了,你们回去怎么办?我说只有一条,就是迎头赶上,今年赶不上,明年赶也可以,明年怎么赶,首先是换脑筋,明年不换脑筋就换人,谁不好好干,就让他到一边凉快去。下午大家讨论,主要讲态度,讲决心,讲学习水桥的措施。”

下午讨论,张大才向蒋至请了假,说试点有许多事要做,特别是这场暴雨可能给试点田块带来灾害,他要带人到田里开沟放水,蒋至立即批准他请假。于是,他溜了。要不讨论时他还能说什么呢,还能再吹吗?再吹下去牛皮就成了原子弹,要发生大爆炸。

大家讨论的时候,有不少人说要把张大才调到他们那里去,有的拍马屁说蒋县长领导了吨粮亩试点,是特大功劳,应该去当市长。有的也可能看到了小滩圩的一些奥妙,于是也敢于信誓旦旦地表态,说明年不实现吨粮亩就提着乌纱帽与县政府相见。

过了二十天,小滩圩顺利收割了,收成确实破天荒,一共收了十五吨多稻谷,每亩实际收成达到了千斤,确实是个了不起的成绩。

李天明问张大才:“十五吨全报吗?”

张大才说:“哪能报那么多,那不是发猪头疯吗?只能报三分之二,我算了,报十点五六二顿,每亩产量一点零二吨,这虽是良心账,但不要太不讲良心,不能离奇再离奇。只是胡任务,交差呗!”

李天明说:“好,只能这样。”

水桥公社主任听说小滩圩每亩收获了一点零二吨稻子,心里高兴得不得了,他连夜亲自写了报告,第二天就送给蒋至,蒋至出差了,他就交给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还请办公室主任在蒋至面前多给他美言,美言,他想顺着吨粮亩的功劳搭起的梯子往上爬。他接连几天在县里找人。

张大才只给县农业局报了一个亩产一点零二吨稻谷的数字,别的什么也没说。

没想到,有一天水桥公社秘书找公社主任汇报工作,老是喊不开他办公室的门,最后从他卧室的窗户缝里往里一看,只见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拼命地喊他就是不答应。秘书想他该不是死了吧?

秘书赶快喊来几个人,撬开公社主任的门,发现他好像是死了,慌忙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他心肌梗死,他的呼吸早已停止。

水桥公社办完了公社主任的后事,公社主任的位置自然就空缺下来,全盘工作由张大才暂时负责。

过了不到一个月,蒋至把张大才叫到他的办公室里。蒋至见了张大才,叫张大才坐下,说:“大才呀,今天我请你来,是正式找你谈话,我想提名你当水桥公社主任。但我跟你说实话,你资历比较浅,我怕你缺少当一把手的经验,你从村里到乡里,一直是副职,不到三年连升三级,再升就是三年升四级,名符其实地是坐火箭。我怕给你压的担子太重了,太快了,怕把你压瘫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张大才没有马上说话,他想来想去,说:“我根本没想到我的职务还能再升,我只想在蒋县长领导下好好地工作。我与别人不一样,我每走一步,都是蒋县长亲自领导的,我的进步都蒋县长给的。没有蒋县长,就没有我张大才的一切,蒋县长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而且一定要干好什么。只要有蒋县长的关爱和英明领导,我面对任何艰苦也在所不辞。只要蒋县长说了,我就应该赴汤蹈火。总之,我听蒋县长安排。”

张大才一番话,没有半个字说他想当一把手,但内涵又很明确,只要蒋县长叫他当一把手,他就是拼命也要当好。

蒋至听了很高兴,他说:“大才,只要你有决心,不装孬种,一以贯之地听我的话,我相信你一定能当好一把手。这也是你的运气,原来的一把手呜呼了,你是副职,提拔你也顺理成章。你这叫工作干得好,运气也好,人家不死,你哪来的位置。那就这样吧,我明天正式为你提名,上任后,务必与县政府保持高度一致,在河口县,你张大才就是我的一根重要的台柱子,说是我的下级,也是一方小诸侯,我们要同心同德。这一点,请你切记,切记。最近你一定要把水桥的工作抓好,我尽快让你职务到位。”

张大才再三地感谢着蒋至,并表示他这一辈子都是蒋至的人,请蒋至放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七、水稻吨粮亩试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