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五十八章 烟消雾散情正浓
发表时间:2019-03-11 点击数:1052次 字数:

有赖文熙旧同事的帮忙,少走不少弯路,杨洋轻易地在拘留所见到季维新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已经整整瘦了两圈儿,眼睛也陷进去了,脸皮儿也见松了,胡茬子刺棱着,大背头也擀了毡,嘴唇干裂嗓子沙哑。

经过杨洋的耐心提醒,季维新想起来负责货物验收那位经理的电话号码,又顺利找到负责工厂的厂长那两人很快认识到错误,主动到经济罪犯侦查大队交代罪行,并交代犯罪经过一直瞒着总经理。主管该案的领导把嫌疑犯季维新和园控告撤出,将案件审结文件递交检察院排期开庭季维新、陈园当场释放,季维新念在主顾一场,答应妥善照顾那两位的家人。

事情结束了,季维新夫妇在杨洋的陪同下住进新洛国际大酒店,牢狱之灾是避过去了,前后十二天的拘留却给他们留下深刻记忆。

季维暠的事情确实很麻烦,鉴于案情严重证据充足,影响大,而且已经通缉了大半年,差的只是暂时没有嫌疑犯的踪迹,所以赖文熙政法委的旧同事都帮不上忙给他们的建议就是尽人事要求公安机关重新审查证据,看有没有主犯存在的可能性。

几个人愁的,关键还没个懂行的人指点迷津,有心放弃已经在季老先生跟前把大话撂下了,帮忙又找不到合适办法。就在季维新释放的那天夜里,于雨朋在心房喝红酒,杨洋问他最近有没有跟梁晓芸联系,答应人家的一百张照片发了没,这才提醒了他,考虑了很久决定第二天向她求助。因为洛城的晚上西雅图是白天,她可能还在上课,他不希望打扰她的学习生活。

上午十点刚过,毒辣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新洛顶楼大休息厅,刺得人真不开眼睛。

于雨朋用遥控把遮阳布降下来,感觉好多了,又把中央空调温度降两度,打开厅子中间大灯,坐回沙发里一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时梁晓芸差不多吃晚饭,就拿起手机拨通她号码。

“芸,在干嘛呢?吃过晚饭了吗?”于雨朋拨通了梁晓芸的电话。

“没有呢,芬姨在做”梁晓芸柔声道,忽然声音提高了几倍,“哎,还没找你算账呢,就自动投案了?”

“算什么帐?谁要投案?”于雨朋有些莫名其妙,但听晓芸的语气,很像在审犯人,不由得语气弱了好几分。

“哼,还不承认?你忘了我是干啥的了?你的同伙黄老板经不过一番吓唬,已经招供了,已经详细交代了你们整个犯罪过程,听得我很生气!”梁晓芸严厉地语气里饱含着怜爱,“大年初九,你到西雅图来也不告诉我,就知道在外面鬼鬼祟祟,你见到的男人是芬姨的儿子,那天来接芬姨回去。你也不问清楚,就在那自以为是的吃干醋,大半夜喝酗酒淋雨,摔酒瓶子,害我哭了整晚上你那么大个人,心眼儿是不是小的就跟针尖儿似得?要是出个什么事儿咋办?

梁晓芸开始时还带着淡淡地抱怨,后来的口气就不再是纯粹的质问,饱含着深深的关爱和担忧,可见对于雨朋的爱之深,情之切,已经超越普通情侣。而她当时隐瞒所有哀愁离开他,所付出的也不能用简单的辛酸或凄楚能够诠释。此刻她对他的柔情化成轻盈细语,足够融百炼精钢,何况本就多情的于雨朋。

“芸,我——对不起,下次保证不那样了!”于雨朋开始觉得那天的行为确实欠稳妥。

“绝对不能有下次!朋,我知道你爱我,可不能这样,西雅图的环境跟国内完全不一样,要出事儿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和女——”梁晓芸的柔声细语里含有万般柔情,说着说着有些伤悲流露出来,险些说出不该说的话,连忙改变口气,“你记住,很多人都需要你,你必须好好的,明白吗?”

到了这一刻,于雨朋的心要融化了,她深深体会到杨洋曾在纸条里提到梁晓芸的话:她对你的爱绝不会比我少!他深深地明白,她对他的情是那么那么纯。

“芸,你回来吧!我不要你离我那么远!想你!”于雨朋激动的说,这也是他内心千百次的呼唤。

“傻劲儿又来了是吧?我上完学自然就回去了!”梁晓芸爱他的傻气,和大多时候的睿智洒脱形成鲜明对比。

“哦,好吧”于雨朋想起季维暠的事情,“想问你个事儿,要是有个两年前的杀人案真凶去投案,该去哪个部门?之前的通缉令好撤销不?”

“啊?朋,你咋有这样的朋友?”梁晓芸听了神情一紧,“你别告诉我跟你有关!”

没没没,跟我没多大关系,是老三的二哥季维暠,我们正在找真凶,替他澄清罪行”于雨朋认真说,她知道老三季维斯为人老实。

“你呀——!又要用你那一肚子花花肠子了,是吧?”梁晓芸呢爱地笑了笑,一下就猜透他的心思,“行了,以后这种事少掺和,你让人带去市局找闫鹏程队长,就是我以前那个办公室,我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

“芸,还是你了解我,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于雨朋轻轻一笑,恢复了往日的洒脱

“得了吧,我可不愿做那么恶心的东西!”梁晓芸笑笑说,“有没有话让我带给你的搭档黄峥?我打算挂了。”

“好啊,那你就替我告诉他,让他专心管理他的餐厅,别动不动就出卖人”于雨朋假装认真地说,“好好地中国人在外国住久了,咋就软化啦

“哎,你说谁?含沙射影吧你!”梁晓芸娇笑着说,“再欺负人,人家就不帮你了!”

“哎呀,口误,我咋会舍得欺负亲爱的芸呢”于雨朋也发现话说错,赶忙补救

“去,少给我贫嘴,谁是你亲爱的!”梁晓芸语气又变的娇柔楚楚,“挂了,?爱你!

“嗯,拜拜!”于雨朋收了电话,半躺在沙发里,静静回忆她的甜美话语,一颦一笑。

静静地躺了好长时间,于雨朋又坐起来打电话给王宝宏:“喂,是我,你给季维暠出个主意,让他找个替罪羊,到市局刑侦队队长那里自首去,完事儿通缉就能撤销

“还要放他?二哥,你确定要放虎归山?”电话里王宝宏诧异非常,压低声音说。

“季老先生来了,可怜兮兮的,再说他是老三的亲哥,就当是给他个自新的机会吧!”于雨朋无奈地叹口气,“还有,他出事你也就暴露了,继续保持警惕如果他非要给自己找个必死的理由,到时候再——唉,对了你回去后尽量多留意文氏弟兄的动向,我感觉那帮人也是祸害!

“嗯,我挂了!”王宝宏低声说。

“注意安全!”于雨朋说完收起电话,删了通话记录,又重新躺会沙发里,陷入沉思。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新洛大酒店三楼的一个包间里,季老先生激动地拉住于雨朋的手,半天说不出话。

“季伯伯,您什么都不用说,大家都是自己人”于雨朋微笑着说,“等有机会了,我们弟兄几个一起到香港看您去!”

“好,好,我期盼你们随时过去做客,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好样的”季老先生颤抖着手说,“阿新,阿暠,要多学习你们这位兄弟的大度,不要再给我惹事!还不好好地敬各位几杯?”

“是是是季维新连声答应,端着酒杯站起来说:我嘴笨,不懂得说场面话,于老弟,杨小姐,各位,谢谢你们不计前嫌,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季维新的弟弟妹妹随后涨红着脸拉园, “阿园,咱敬大家!”

“季大哥客气了,我们早希望和你们握手言和呢!”杨洋站在于雨朋身旁,也站了起来,“雨朋、牛哥、龚大哥咱们跟大哥干一个!”几个人都站起来喝了一杯。

“于兄弟,都是哥哥我不好,给大家惹了这么多麻烦!来,我给大家赔不是”季维暠端着酒杯站起来,旁边的钟燕珍也端起酒杯,才碰一下于雨朋杯子,“来,哥哥先干为敬!”一扬脖,喝干了。

大家喝过酒陆续坐下,季维暠就拉起旁边坐的王宝宏,向大家介绍:“各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跟我走南闯北的好兄弟阿宏,王宝宏,以后各位到香港去了,我让阿宏带大家到处游玩!来,兄弟,跟大家喝一杯!”

“各位老板,小弟叫阿宏,既然暠哥看得起我,我就敬大家一杯,谢谢关照!”这是王宝宏几年来第一次光明正大地跟几兄弟一起喝酒。

这天晚上,包间里呈现出一团和气,久久没有散去。

第二天,季老先生带着两个儿子、儿媳离开洛城,于雨朋他们恢复了以往的忙碌。

于雨朋连续接受了一些报章杂志的采访,名声逐渐传遍大江南北,神州大地。当然,名声大了麻烦事也就多了,募捐的、义卖的、扶贫的,接踵而来,于雨朋统统交给杨洋处理。

于家村村长于富贵也带着镇上的领导来找于雨朋,希望于雨朋出资修葺村上的路和陈旧的校舍于雨朋先招呼他们参观公司,又安排住进了酒店,晚上带杨洋、龚兴龙陪他们喝酒吃饭,打算第二天仍旧交给杨洋处理

深夜,于雨朋回到心房洗完澡,穿着睡衣斜躺在沙发上翻最近的报纸杨洋头枕着他的腿吃草莓,不时也塞一颗到他嘴里。

“狼哥哥,咱们接下来做什么?”杨洋嘴里嚼着草莓喃喃地说。

于雨朋附在她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哎呀,讨厌!”杨洋立刻娇嗔道,“人家说正经事呢,以后几十年你就光想那些?烦人!

“正经的也要有啊,这不小兰的食品公司弄好了,开始生产包装食品,投放市场。接下来再收购一家有内涵的餐厅,做成全球连锁店,以粤菜、淮扬菜、京味小吃为主,开到全世界有中国人的地方”于雨朋说着说着又做了个鬼脸,“不正经的事嘛,现在就做!哈哈哈……”

“哎呀,狼哥哥!先听我说,这个想法不错,还有一件事,我觉得也很必要!”杨洋推开他的手,仍然躺在他腿上,“公益事业,我们现在势头正好,要为小承业的未来打算打算,你说呢?

“哦?继续说”于雨朋坐直身子,认真地看着杨洋,知道她既然这么说,应该已经有苗头了。

“你看,今天老家和镇上不是想让咱赞助修路修学校吗?这就是机会,咱不但可以答应给村上修路,给镇上也修,婉玲她们村都给修,咱还要为山区修路!学校就不修了,给他们盖新的,还有一些贫困山区,建上几十个中小学,这都是好事,值得做。唯一要求就是必须用于承业的名字命名,比如某某村于承业希望小学!”杨洋一本正经地说,确实是在为小承业的未来铺路。

“好,这个想法好,明早就跟富贵哥说,他们要同意立马就给拨款!”于雨朋精神一震,“羊妹妹的思想前卫啊,这样小承业从小就有一定社会认知度和责任心,多参加公益活动,心胸也会更宽广!

“最重要的是,他的交际层面广了,愿意和他做朋友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包括更行业精英!”杨洋一语中的。

“嗯,你对承业真是太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以后可以成立个基金,每年给拨一定的资金专门做公益事业,你负责吧!”于雨朋抱起杨洋往房间走。

“那当然,我也是他妈,虽然他以后未必会承认!”杨洋把头伏在于雨朋肩膀,眼角流露出几丝伤感。

“他敢不认,看我不削他!”于雨朋并不是安慰杨洋,在他看来杨洋就跟妻子一模一样,差的只是名分,包括梁晓芸在内,他会找合适的机会告诉家里人和儿子,她们该得到秦婉玲一样的尊重

于雨朋抱着杨洋笑着进了卧室,抬脚把门带上……

  


下一章:血洒莞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五十八章 烟消雾散情正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